给柾国儿买羊肉串

找个随意记录日常的地方

What is life?(E01·Part1)

我太幸福了呜呜呜呜

小汉堡和小豆蔻:

E01·Part1


—嘿宝贝,醒醒




Søndag


12:12




“嘿,Isak?宝贝,醒醒。”


 


睡梦中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Isak睁开眼睛,Even正穿着那件黑色的居家T恤,靠在沙发上看手机。看他醒来,Even用手指替Isak捋了捋被汗水粘在额上的头发。


Isak这才想起来,Sunni和Alan在厨房弄午餐,而他躺在Even大腿上睡着了。


 


去年十月末两人在一起,到今年春天,已经过去了整整半年。


现在Isak觉得他可以说,自己对Even的一切了如指掌了。


Sunniva是Even妈妈的名字,她总是很亲切地让Isak称呼她Sunni,名字的谐音让Isak连同她的笑容一起想到阳光。


而Alan,第一次来Even家做客时Isak就曾经好奇过这个家男主人的去向,在接下来的数次来往中他逐渐知道,Even的亲生父亲是个不羁的外籍艺术家,很早就和Sunni分开了。现在和Sunni在一起生活的是Alan,一个好脾气的,典型的挪威男人。


 


室友Oscar搬走后,Even就退掉了之前的合租房搬回了父母家。表面上是为了节约,实际上还是他的胆小的男孩,总以自己合租房的房租还没到期为由,把Even一早就提过的同居提议无限期推后。


于是现在的状况是,一周里Even总是两地奔波。一半时间在家里,另一半时间都在Isak那儿,同他的另外三个室友一起分享日常起居。


虽然挺麻烦,但Even想,他很理解Isak在同居这回事上的犹豫。


况且,现在这样也不错。比如他可以更经常地把Isak带回家里,男孩出于某种未能让他得偿所愿的愧疚心理,总是会答应。这才有了现在,从一开始强忍着自己容易尴尬和害羞的性格拜访Even家里,到后来已经融入得很不错。起码,不会再笨手笨脚地逞强跑去厨房帮忙,而是安心地呆在客厅里,完成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任务,比如和Even一起给Sunni的贵宾犬梳毛。


 


“Larry怎么不见了,你搞定她了吗?”


“是啊,在你偷懒睡觉的时候,我已经梳掉两桶动物毛发了。”


“你把Larry梳成了一个秃子?我要去告诉Sunni了。”


“哇,看来你不能算是个合格的男朋友了,不是要一直站在我这边的嘛。”


Even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尖。


“等你的厨艺提升到Sunni的水准的那一天,你就会看到我成为世界上最乖巧的男朋友了~”


刚想说他真的被宠坏了,还没来得及开口,Isak又接着冲Even抱怨道,


“你知道你昨晚不在真是太幸运了!Eskild半夜带人回家弄出的那些动静,让我直到三点钟还醒着!回去我要联合Linn和Noora,是时候推翻Kolletivet暴政了!”


碎碎念着,Isak一边从Even膝盖上坐起来,一边蹭过去他肩膀旁,看他手机上在放些什么。


跟着Even看了三分钟,Isak总算弄明白了他在看什么。


 


视频里是,一个长相可爱,活泼得让人头疼,英语带有浓浓南美口音,年龄看起来比Isak还小一点的youtuber。


男生,当然了。


 


他一脸怀疑,不敢相信平常那个总爱搞些先锋艺术的男朋友居然在他睡着时看这种玩意儿看了半小时。


“你喜欢这个?”


听到耳边传来的意味深长的质询,Even没忍住笑了出来。他转头,挑眉故作惊讶道,


“嗯?不,我当然喜欢你了。”


下一秒,发觉自己被取笑的Isak就毫不客气地用手肘给Even来了一下。


“我他妈说的不是这个人,我是说这件事,你也想做这样的事吗?成为一个youtuber?”


Even真的惊讶起来,诚恳答道,


“暂时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但我想对于一个零基础的新人导演来说,拍些短片放上去可能是个好途径。毕竟,最开始你不就是这样找到我的吗?”


“呵呵。Yo boys, todayI’m gonna talk with my best buddy Even~”


Isak的口音怪里怪气,Even知道他又在耿耿于怀地模仿Mikael采访自己的那个短片。停不下来大笑,Even看了看身边这个冲自己翻白眼的家伙,又看了看手机屏幕里那个。


 


果然,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的Isak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小男孩了。


 


坚持自己没有吃醋的Isak,又和Even一起看了一会儿这个阿根廷sunshine boy的视频。


当客厅里传来Sunni的呼唤时,Even先一步关掉手机站了起来。


Isak却不动,反而在沙发上站起身来,这样他可就比Even高多了。


搂住男朋友的脖子,趁客厅这会儿还是两人独处空间,Isak粘粘乎乎地在Even唇边送上两个吻。


在Even夺得主导权时,男孩再一本正经提议道,


 


“哈…我说,可是他的视频一点剪辑技巧都没有,你干嘛不换一个?”


 


 


餐桌上,俨然是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午餐进行时。


突然,Sunni的声音让Isak猛地从盘子前把头抬了起来。


他抬头看看Sunni的表情,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Sunni仍然是一脸笑容,开口时语气却倏地变得严肃,


“Isak,我们有件事想告诉你,想征得你的同意。”


 


征得我的同意?这个家里有什么事需要征求我的同意呢?


 


Isak觉得自己手心在冒汗,他在心里默念了这句话,以防自己听错了。


他知道一般情况下Sunni和Alan不会这么严肃,再偷偷看一眼Even,对方却也是一脸懵懂的表情。


Isak觉得自己一下子被推到了舞台中心。


而接下来Sunni的话更是让他大跌眼镜,听完,Isak仿佛静止了一刻钟那么久。


 


“我们为你和Even看了一间房子。”


“啊?”


Isak现在彻底呆掉了,他的脚从桌下伸过去悄悄撞了一下Even的腿。当他以为是Even向Sunni提出来这件事时,差点皱起了眉。


他最近确实有了明确的,想和Even搬出去住的念头。


让Noora那么尴尬地住在合租房显然不是个长期办法,而且Eskild也是个大麻烦。Isak过去一个人的时候还好,但每当和Even在一起,情侣们和朋友们要二十四小时同处一个屋檐下,总容易闹出些岔子。


当然,更重要的,促使他诞生搬家念头的,是他终于说服了自己。


和Even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却从不让他厌倦,反而更轻易地就能想到一些过去从来没有的念头。


比如,和他没有终结期限地在一起这回事;和他毫不隐瞒,坦诚相待,共同度过生命里每一天每一分钟这回事。


 


但却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Sunni柔声道,


“Isak,这件事不是Even提出来的,是我和Alan自作主张。这么做的理由有很多,Even快毕业了,你也要进入三年级,接下来你们有很多关于未来的事需要考虑,我们都知道你们的确需要一个独立的小空间。但如果这个做法让你感到不适的话,我真的很抱歉……”


“不!不是这样的……”


Isak赶忙打断Sunni的话,但他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反应,他只知道自己不想让Sunni和Alan误会或失望。


 


Even在这时握住了Isak的手,感受到他手心湿润的触感。


 


“妈妈,Alan,我知道我和Isak现在很需要房子,但我想我们两个可以自己搞定的。我可以去打工,Isak可以试着申请一份新的住房补助。你和Alan的钱是属于你们的,你们完全可以拿去做些对自己更好的事,不是吗?”


Even完全说出了Isak想说的每一字,在他认真陈述着两人的观点时,Isak就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Sunni对Even的主见似乎有些动摇,求助般看了一眼自己的援军,于是Alan接着在这场家庭会议中发言了,


“Even,Isak,我和Sunni都很高兴,你们已经到了学会替我们考虑的年纪。但Even,你刚刚说的话里有些问题。你和Isak就是我们的家人,世界上没有什么,对于我们来说是比你们两个更好的。现在接受这份好意,或许以后用别的形式来回报都可以。要知道,有时候让别人去爱你,也是爱他们的一种方式。”


 


Alan说完后,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


在这空隙中Even一直凝视着Isak低头的侧脸,看男孩刚刚剪短的头发,看他的发尾,出乎意料的整齐。


Even知道,这个重大议题的最终拍板权,是完全在Isak手上的。


因为无论Isak选择接受与否,他都会和他一起。


 


在Isak继续安静的时间里,利用母子间特有的默契,Even冲Sunni摇摇头,示意改天再谈论这个话题。


而就在这时Isak抬起头来,男孩嗓音里有点紧张,说道:


“我同意。”


他干脆地说出这个单词,接着又鼓足勇气补充道,


“我们保证以后都会努力工作的。”


 


大家都愣了愣,Sunni第一个回过神来,她不自觉地叫出声来,


“天呐,Isak,这真是太棒了,你点头了!”


Sunni显得比所有人都要激动,她从自己座位上站起身来走到Isak身边,把他和Even一同搂在怀里,亲吻男孩们的发梢。


不知为什么,Isak被这气氛弄得莫名的有点想哭,他敢忙把视线从Sunni和Even身上调转开来。


Alan在这时笑着插话,调侃道:


“Isak,我想下一次我们再开这么严肃的家庭会议,一定是Sunni要向你们两个逼婚了,你可要做好准备啊,哈哈哈。”


 


餐桌上又重新热闹起来,Sunni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介绍起了新家在哪个远离闹市的富人区,周围有几个小公园,窗外有充足的绿荫。


Isak也被Sunni的话弄得憧憬起来,他挠挠头,有些尴尬自己因为幸福而变得滚烫的脸颊,Even正看着他,无限温柔。


 


“对了,搬家的时候可以让Even开车过去,这样你们运东西就能方便点。等你们到了新家,把家里那辆闲置的斯柯达拿去用,放在家里车库迟早都要生锈了。”


等向来理智的Alan也加入这场新家畅想时,Isak觉得他和Even简直下星期就要搬进去入住了。


残存的理智让他艰难地挤出一个问题,不可置信又惊喜地问Even,


“你会开车?”


“当然,Alan教我的。”


Even肯定地点头,挑眉的动作很是帅气。拍拍他的肩,全能男朋友笑道,


“接下来要轮到我教你了。”


 


 


下午,到了分别的时候,Isak和Even决定一起回合租房,和室友们讨论一下搬家的事情。


站在门廊,Isak手里抱着装满了手工馅饼的盒子,Even正同Sunni吻别。


Sunni吻过了Even的脸颊,看Isak还呆呆站在一旁,笑着冲他招招手,把一脸懵懂的男孩揽到自己身边,佯装生气道:


“Isak,一定要等到我同你吻别吗?”


 


Isak赶忙把馅饼盒子一股脑塞进Even怀里,然后小心地凑近Sunni的脸颊。


亲吻的时候,Isak脑海中突然涌出一个很久没从自己口中叫出的单词:


 


Mama…


 


一直到出了门,在车站和Even一起等公车时,Isak耳边还一直回荡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单词。


大概人只有在最温暖最亲近的空间里才会放下所有戒备,情不自禁想喊出自己最亲近的人的名字。


Isak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愣了半晌,他打开手机里那个几乎很少有人发消息的家庭群组。手指动了动,开始编辑消息:


 


“爸爸,妈妈,我和Even决定搬出去一起住了。到了新家,我想请你们一起来做客,你们觉得好吗?”


 


在他编辑消息时,Even的手一直落在Isak背部,轻轻揉着他的肩膀,想替他缓解那里的僵持。


Isak知道他担心,便转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Even想,眼前这个男孩哭丧着脸,失落的表情,对自己来说,恐怕比世界上最锋利的匕首,和最冷列的夜色还让人心痛。


 


“Isak,宝贝,我就在这儿。”


空无一人的车站前,抱住Isak的时候,Even说道。


 


Part.1 End.


 


·明日更新:


P2—室友会议



哈哈哈哈我要跟我两个大宝贝在沈阳朋友啦!不就两周考试周吗!!十周我都熬的过去!💃🏻💃🏻💃🏻

【昏狼/狼昏】秘密

妈呀

Sirius:

留言都有看 但是因为不能用子博客回复评论所以在这里一并感谢


希望我们狼仔下周和击昏哥手拉手一起出道






###






朴志训x裴珍映 


正逆无差 娱乐圈au


文中所有id均为虚构 


随便看看别上升 






###






收到经纪人微信的时候,裴珍映刚吃完外卖正躺在床上听歌。


“你什么时候跟朴志训那么熟了?”


朴志训?熟?裴珍映摸不着头脑。


“那是谁?”


经纪人回了一个想打人的表情,然后直接就是一个电话过来。裴珍映按下接听键,迅速把手机举到离耳朵一米远的位置。


“不知道是谁你就跟人家合影?!微博都快炸了你倒是看看去阿!”经纪人语速飞快,“裴珍映你这个脸盲症也该好好治治了,人家朴志训还跟你一起提名了新人奖!”


“南姐你着什么急阿先喝口水,”裴珍映不慌不忙拿过平板打开微博,“我看看……哇,这么多新消息。”


“当然了!朴志训微博粉丝比你多了几十万!”南姐呛他,“你这涨了一晚上粉了还多亏了他!”


裴珍映也不生气,点开了自己被提到最多次的那条微博——是一张合影,左边是他自己,右边那个……


裴珍映恍然大悟:“原来是他啊!我就说有点眼熟嘛!”


“眼熟?”南姐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你能眼熟他我已经很感动了,希望你努力一下记住那张脸!”说完挂了电话。


这也不能怪他阿,裴珍映委屈。他脸盲这个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见面三次以下的绝对不记得人家的脸,更别说只见过照片了。而且那个朴志训,下午在后台的时候是这么说的——你好,我妹妹很喜欢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完全没提他自己的名字,裴珍映以为是哪个工作人员也没多想就给签了,结果谁知道签完之后他又提出要合影,裴珍映看着对方期待的眼神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对方已经道谢说再见了。


裴珍映瘪瘪嘴,盯着照片上那张“眼熟”的脸看了又看,得出了关于朴志训的第一个结论——


这家伙的眼睛,可真好看阿。






###






裴珍映关了图片,点进朴志训的微博主页。


果然,第一条就是三个小时前发的那张照片,配的文字是“很开心,谢谢@裴珍映v [可爱][可爱][可爱]”。


一连发三个表情是不是有点……话说回来人家都特意圈自己了,是不是回一下会比较礼貌?裴珍映考虑了半分钟决定转发一下,又考虑了五分钟才打下了“不客气[耶]”按下了转发键。


看完电影关上电脑已经是晚上十点,又玩了一会手机之后裴珍映终于想起去看看自己那条微博,结果一打开客户端被评论数吓了一跳。再一看热评第一条,裴珍映差点把手机砸脸上。


“@朴志训v (1小时前):不回我私信[悲伤][悲伤][悲伤]”


底下跟了一串回复:


“@志训的眼睫毛-:震惊!人见人爱朴志训惨遭男艺人忽略!”


“@嗑药专用www:我看见了什么!!!本人的拉郎终于!!互动了!!!”


“@你猜猜我是谁799: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都没回fo你”


“@裴珍映匿名女友一号:裴·冷都男·珍映!做得好!”


这都什么鬼……裴珍映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打开了私信列表,花了十分钟才在茫茫留言中找到了朴志训的。


“[可爱][可爱][可爱]今天谢谢你啦”


不是谢过一遍了吗……裴珍映回了个“没事”过去,没想到旁边马上弹出一个“已读”,接着就收到三条消息。


“@朴志训v:你终于出现啦!”


“@朴志训v:我看评论说你都不怎么看微博来着”


“@朴志训v:[可爱][可爱][可爱]”


裴珍映觉得自己都快不认识这个表情了,开始打字回复。


“@裴珍映v:经纪人专门打电话让我看的[黑线]”


“@朴志训v:你经纪人可真好,我经纪人只会让我少刷微博[委屈][委屈][委屈]”


“@裴珍映v:…………”






###






“我们小裴同志,最近微博刷得很勤快啊。”保姆车里坐在裴珍映旁边的南姐突然说。


“不是南姐你老说我微博发得太少嘛!”裴珍映有点心虚地把手机放下。


新生代艺人们的微博哪个不是今天一个鸡汤明天一个自拍,像裴珍映这么不爱用sns的确实少见,一个月也发不了两三条,还都是公司编辑好的宣传文案。


“是阿,我都替你粉丝着急,”南姐话锋一转,“但是这些日子明显是多了,都会发生活照了啊。”


裴珍映嘿嘿一笑,拿起手机打开自己的微博,最新一条是昨天发的。


“@裴珍映v (一天前):赞”


配图是昨晚吃火锅的时候赖冠霖用他手机自拍的三人合影。裴珍映圈里朋友不多又不爱出门,同公司的赖冠霖和柳善皓两个人时不时就拉他出去一起吃饭。


评论里一片欢呼:


“@裴珍映头号迷妹:前排表白!!!又帅了!!![爱你][爱你]”


“@草莓罐头---:热烈庆祝裴珍映会发生活照了!![撒花]”


“@冷都裴:谢谢弟弟们带珍映吃饭!!天天吃外卖太心疼了[可怜]”


裴珍映笑容僵硬,外卖挺好的啊,想吃什么点什么,还不用自己做饭洗碗呢……几秒钟后思绪已经飘移到晚上点什么外卖了,正犹豫着就收到微信新消息提示。


“朴志训:[图片]”


“朴志训:刚拍了新宣传照先给你看看[眨眼]”


“朴志训:怎么样!帅不帅!”


旁边南姐不动声色地瞟他:“朴志训?那个朴志训?”


裴珍映点头。


“连微信都加了,进度挺快啊你们俩,”南姐开着玩笑,“所以发微博也是跟他学的吧?”


两个人互加了微信以后朴志训时不时就来找裴珍映闲侃,从天气好热通告好多聊到什么颜色的鞋带好看,从今天吃了什么聊到自己微博下面又有哪些好玩的评论。


“你发微博也太勤快了吧?”有一次裴珍映问起来。


“食物也好,自拍也好,每天发点什么的话,粉丝们会很开心啊!”


裴珍映想起当时朴志训的回答,冲南姐眨了眨眼:“哈,还真是。”






###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联系着,再后来朴志训也加入到了裴珍映和赖冠霖柳善皓的聚餐队伍,一晃就到了年底。


朴志训在平安夜发新单曲,特意在微博评论里艾特了裴珍映。年末通告挤得太满,忙了一天的裴珍映坐上保姆车打开微博时已经是圣诞节的凌晨。节日里街上的人比平时多了不少,隔着车窗也能感受到喧闹,他插上耳机点了播放。


是一首关于失恋的歌,耳机里朴志训的声音被后期处理得有些冷清,是会让人落泪的氛围啊,裴珍映这么想着,给朴志训回复了一个“yes good”,过了一会儿就收到对方的微信消息。


“朴志训:刚忙完?”


“裴珍映:对啊,还在回家路上。”


“朴志训:辛苦了我们珍映!吃饭了没?”


裴珍映咧了咧嘴,习惯了粉丝总说“我们珍映”“我们珍映”的,换到朴志训来说还真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


“裴珍映:还没有。”


“朴志训:我也没有,一起出去吃吧?”


裴珍映于是问起南姐第二天的行程,对方说“下午才有通告”。


“裴珍映:行,我去找你?”他看了看窗外确认了位置。


“朴志训:好!快来!好饿!”


几分钟后帽子围巾口罩全副武装的裴珍映在一个路口下车,又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车子还没停他就看见马路对面一个逆着光的身影的站在楼口冲他招手,一跳一跳的。


“女朋友?”看起来有五十岁的司机师傅问。


“不是啦哈哈。”甚至根本不是个女的……裴珍映一边笑一边掏钱下了出租车。


“走吧走吧!真的饿了!”朴志训小跑两步站到他面前。


“这时候还开门的有什么?”裴珍映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


“诶呀跟哥我走就是啦,”朴志训拉着他的胳膊往前拖,“训哥带你混社会!”






###






“训哥的社会,挺气派啊?”裴珍映看着面前的烧烤摊乐个不停。


“那必须。”朴志训熟门熟路,侧过身去跟老板讲话,“老板老板,老样子来两份!”


“老顾客呀你,”裴珍映抬手拨了下额前的碎发,“你家保姆大人不知道吧?”


“保姆”指的是朴志训的经纪人,此人可谓业界典范,衣食住行全都操心,饮食方面更是精确到每样食物的卡路里,所以被他们几个起了这么个外号。


“当然了,让她知道我还能活到今天?”朴志训表情夸张,“也没很常来,回家都累傻了哪有力气出门。”


也是,裴珍映点头,而且还要担心记者,麻烦。


“口罩摘了吧,”朴志训冲他眨眼,“都这么晚了,没事的。”


老板把烤好的食物端过来,裴珍映正要开动,朴志训拦住他说你等等我照个相。


“你发微博的话保姆就会知道了喔?”裴珍提醒他。


“不怕,”朴志训举起手机对着他,“我就说我没吃,光看着你吃了呗。”然后趁裴珍映被他的话逗笑连拍了好几张。




十二月的气温已经将近零度,更别说是后半夜,两个人吃完烧烤走在路上都被风吹得哆嗦。


“这么久都打不到车,你要不来我家睡?”朴志训提议道。


裴珍映看了他一眼:“也行,明天咱俩一起出门,肯定上娱乐版。”


“我们不赌博不磕药,怕他们写什么呀?”朴志训搭着他肩膀把头凑过去,“绯闻?”


裴珍映近距离欣赏了一下那双从挺久以前就觉得漂亮的眼睛,心想如果和朴志训传绯闻的话,自己还真不是吃亏的那个。






###






转过年来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南姐找裴珍映商量说菠萝台有个综艺想找他当一期嘉宾,听说也找了朴志训,还不知道那边的答复。


“你俩商量一下呗,看看要不要参加。”


“干嘛我俩商量呀,南姐不要我啦?”裴珍映语气软软地撒娇。


南姐假装叹了口气:“要啊,我是怕有人不要我。”




裴珍映本来打算晚上打个电话问问,结果刚吃完午饭就收到信息提醒。


“朴志训:呼叫裴小映!呼叫裴小映!”


“裴珍映:裴小映收到!裴小映收到!”


裴珍映乐呵呵回过去,早就习惯了朴志训各种奇怪的打招呼方式,见招拆招不在话下。


“朴志训:菠萝台那个节目,你知道了吗?”


“裴珍映:上午刚听说,你去不去?”


“朴志训:我跟保姆大人说你去我就去……”


“裴珍映:南姐说让我跟你商量……”


“朴志训:呜呜呜南姐好温柔,保姆大人把我骂了一顿,我要把她辞掉!”


“裴珍映:行啊,把她辞了没人给你操心看你能活多久。”


“朴志训:你忍心吗???你的良心不痛吗???”


“朴志训:[气吐血.jpg]”


这一天的话题也不可避免地跑偏了。


南姐来催换衣服的时候裴珍映终于想起正事来又问了一遍,朴志训说“我其实没什么兴趣”,裴珍映正要跟南姐说推了吧又收到对方的另外两条消息。


“朴志训:不过我们都没一起上过什么综艺诶……”


“朴志训:要不就,一起吧?”






###






电视台动作很快,没几天就发了微博公开嘉宾阵容,南姐说节目宣传你转一下吧,裴珍映顺手就艾特了朴志训点了转发,几分钟后朴志训转了他的。


看着南姐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裴珍映不禁往远挪了挪才问:“怎么了南姐?”


“你好好看看,”南姐指着手机上一条评论念出来,“自从加了朴志训,冷都男的形象越走越远了。”


裴珍映忍笑打开微博,顺着热门评论一条一条看。


“@小小小肉包-:两个都喜欢!!!一定会看的!!![心][心]”


“@手机用户837493276:都学会主动@ 了,自从加了朴志训,冷都男的形象越走越远了。”


“@裴你熬夜不睡觉:我的天!这糖来得猝不及防!!敲碗等!!”


“@什么都磕磕:我记得之前志训还发过俩人一起吃夜宵的照片……deepwink is rio.”


花了三秒钟领悟到这个词的意思之后,裴珍映一边乐一边给朴志训发微信:“哈哈哈哈你听没听过deepwink啊?”


过了几分钟收到朴志训的回复:“……我听过winkdeep。”


“裴珍映:???这还有区别?”


“朴志训:winkdeep比较好听。”


“裴珍映:有吗?”


“朴志训:有。”


“裴珍映:……”






###






到了录节目那天裴珍映一下保姆车就被蹲点的粉丝和记者团团围住,象征性地回答了几个无关紧要问题之后被保镖护送着进了电梯。


电梯门又一次打开的时候朴志训从门旁边跳出来把裴珍映吓了一跳,肇事者吐着舌头说“这是你来得晚的惩罚”。


裴珍映看了下时间:“我才没晚,是你来早了好吗?”


“年轻人能不能态度端正一点,”朴志训正色道,“学学哥。”


“保姆大人不叫你起床你会睡到下午吧?”裴珍映噎他,转头跟工作人员们打了招呼。


两个人正瞎扯着过来了个脸红的小姑娘说该化妆了,又说你们关系这么好,要不就不用分开了一起去化妆间吧。裴珍映点头,朴志训说好啊,小姑娘又脸红着跑走了。




节目录制得很顺利,主持人素质过硬又很有梗,现场观众们也是掌声不断。最后一个环节结束后主持人说两位用我们的冠名赞助商泡泡手机和现场观众合个影吧,两个人配合地转过身背对观众席。


朴志训搂上裴珍映的肩膀,突然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问:“你是不是长个了?”


“我本来就比你高一点吧?话说,”裴珍映不动声色地目视着前方,“你是不是靠我太近了?”


“心虚什么,你配合一下,”朴志训语气轻松,“我们好歹有cp的啊!”


主持人开始倒数,裴珍映突然很想转头看看朴志训的表情,最后还是忍住没有动。


“三,二,一——茄子!”






###






裴珍映的公司决定要在他生日那天给他办个小型生日会,两个打电话的时候说起这件事,朴志训垂头丧气地说他那几天要在G市拍外景可能没办法回来了,裴珍映笑笑说没事啊工作重要。结果到了五月十号晚上朴志训还是偷偷摸摸打车到机场买了回去的机票。


赶到会场的时候已经快凌晨,朴志训戴着帽子墨镜口罩鬼鬼祟祟被保安拦住,只好发信息让南姐到门口接他。


舞台上正唱着歌的裴珍映很快就发现了突然出现在远处的经纪人和经纪人旁边那个熟悉的身影,眼里闪过惊讶之后弯成了两道月牙。


第二天早上才顶着黑眼圈回到拍摄地的某人自然被经纪人训得很惨,朴志训虚心承认错误,转头拍完又刷起了微博。


裴珍映看见他的时候那个笑容被粉丝抓拍到发了出来,甚至有人顺着裴珍映的目光偷拍了当时的观众席猜测他是不是在看谁,转发和评论里满是粉丝的感叹号。


“@小狼味生煎包:这眼神!!他是不是恋爱了!!![抓狂]”


“@手机用户2000510:亲友那天在现场!她回来说珍映唱着唱着突然就笑得超甜5555”


“@winkdeep101:你们看下观众席那张最后有团糊到看不清的黑影别不是wink吧……一个猜测 仅供瞎嗑[嘻嘻]”


少女眼力不错!一夜没睡的朴志训心情很好,顺手点了保存图片之后打开了微信。






###






“朴志训:“又大了一岁的裴珍映同学你好,我有个秘密想跟你分享一下。””


“裴珍映:你说。”


“朴志训:怎么这么冷漠!不说了!”


“裴珍映:还是说吧,我怕你憋着难受。”


“朴志训:………”


“朴志训:其实我没有妹妹。”


“裴珍映:我好像猜到了。”


“朴志训:猜的不算。”


“裴珍映:行,所以那时候你为什么要跟我说你有个妹妹?”


“朴志训:那是另一个秘密了,见面再告诉你。”


“裴珍映:好。”


“裴珍映:刚才忘了说,其实我也有个秘密。”








fin.









嘤嘤嘤

SKAMles:

苏到不行的小可爱式拜拜💋

オトナ少女:

就等着有人把这三个画面截出gif呢,萌出姨妈。

#Isak式拜拜# #不要轻易模仿# #除了他别人都会傻到天际#

Source:汤主tarjeisandvik


真的是亲舍友了 上课偷拍也拍的很有feel哈哈哈 感谢尽管初衷是拍我丑照的小董婷呀🌹 说说宿舍吧 我们宿舍算和谐的了 六个人经常一起干点什么吃点什么闹点什么 除了我和小韩是城里人 另外四个都是西安市周围小县城的 成长环境很不同 家庭条件亦然 其实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大一想要装空调的时候 我和小韩都觉得宿舍一楼通风也不好 当然要装 平摊开也就每个人160 除去四百押金 但是其他四个人只要一谈到这个问题就各种躲闪 讨论了很多次都没有结果 我有点无语 小韩的小暴脾气都要炸了 我就私下找小董婷问了问 她跟我说她不好意思跟我谈这个问题 表情全是尴尬 她说一想到自己爸爸在工地里四十度也要工作 自己还舒服的要花钱吹空调就很过意不去..我当时听完了真的觉得自己混蛋 一点都没有替她和她们想过 尽管到最后她们也主动跟我们说觉得装空调是有必要的 我们最后也装了空调🌳还有比如每次假期回来就聊聊放假干了什么 杜雪说自己在河里抓鱼 萌萌说她在家里忙的不行还学了汤猪 就 我完全没有想象过的假期 真的很神奇 也觉得很可爱😝 这学期刚开始我们一起喝了一次啤酒 小董婷说了说她男朋友 哭得很伤心 我和小韩还有苗苗真的同时在她讲到最伤心的时候一起哭了出来 杜雪喝多了在厕所吐 萌萌还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说我们哭什么不许哭 女生呀总是莫名其妙的就亲近🍺 大二啦 大学剩下的时光里 也一起吧 闹一闹 吃一吃 😝(突然结束哈哈哈哈累了)以及我今天毛概课小眯了一会儿起来就发现左右两边的孩子在互相生气kkkk